小爷今天摸鱼了吗

Something for nothing。

【主副八/微一八】半支烟(一)

※一定非常OOC,慎入。

※此文中副→←八,一→八。

※接受以上,欢迎食用,欢迎聊天,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齐八爷发誓只是顺道路过的布防营。虽然顺的路有点远。


听着里面的训练声,便踱着步子溜达进去。

”八爷好。”路过的小兵对着八爷点头,敬礼。

”好、好。”八爷点点头,微笑着。


训练场上,八爷远远的就在人群中找见张副官,此时正和一个士兵在近身搏击训练。动作干净利落,一个过肩摔,那个士兵已经被他摔在地上,引得一阵叫好。

齐八爷看着,嘴角勾起,酒窝毕现。

身边小兵通报,张副官转头看见八爷,便跑了过来。

副官满头汗,外套拿在手上,衬衣解开了几个扣子,袖子挽起,脸庞因为热而红着。

“八爷,你怎么来了?来找佛爷?”喘口气,说。

八爷低头暗暗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谁也不找,散步而已。”抬头挑了一下眉。

张副官微皱眉,心想这布防营有什么好溜达的。擦擦汗,笑了,管他是散步还是干嘛,能见着八爷就挺好,最近都挺忙,又好几天没去八爷那了。

“去我办公室喝点水吧。”领着八爷走。

八爷第一次来张副官的办公室。挺简单,倒是干净。找把椅子坐下,接过副官递来的水杯,喝着。

“你最近挺忙的?”

“嗯。”张副官也给自己倒杯水,坐在八爷旁边喝着水,拉着衣领子扇风。“忙着训练这些兵蛋子呗。还得去街上抓人,最近城里窜进一帮亡命的山匪,已经劫了好几家,劫财灭口,手段挺黑。八爷你也得小心点,夜了就把门关好。”说着,喝完一杯水,又倒了一杯。

——看来是挺忙的。

“嗯,知道了。”八爷放下手里的杯子。

“对了,八爷,你现在忙不忙?”副官这几天都在应付这些亡命山匪,想着长沙现在也不安定,挺担心八爷。

八爷疑惑的看了一眼张副官,心想,我要是忙的话来你这转悠什么,也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“你要是不忙就跟我来一下。”说着拉起八爷的手一路走着,下楼,经过审讯室,来到存放军火的仓库。


满仓库的军火整齐的排列。

齐八爷皱眉疑惑的看着张副官。

“现在世道不安定,之前我们刚抓了几个日本特务,这最近又来亡命山匪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八爷,我给你找把枪防身。”说着,在枪械里找着,拿出一把,递给八爷。“这把勃朗宁大小适合你,不太沉。”

“不要,不要。”八爷推着,拒绝。

“八爷。”张副官无奈皱眉,好言相劝。“现在世道太乱,你的堂口人少。”

“你小子怎么说话呢,还嫌弃我堂口小。”八爷皱眉不高兴,转过头。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这不是担心你会有危险嘛。”张副官讨好的笑。

齐八爷撇嘴,转头看着这呆瓜对自己笑的讨好,便没了脾气。

“我学不来这东西。”齐八爷犹豫的说。平时杀只鸡都犯难,拿枪,可得了吧。

“挺简单的,我教你。”见着八爷不拒绝了,副官笑的开心。利落的上子弹,对着远处的靶子就是一枪,直中红心。

巨大的枪响让八爷本能的向后躲着。


张副官一手扶住八爷的腰,一手把着他握着枪的手。“这里是瞄准,从这看过去,然后把后面的保险拉下来,勾一下就可以了。”说着带着八爷打了一枪,突然的响动加上枪的后作用力,震的八爷直接靠在了副官怀里。

副官看着八爷可爱的反映,想笑,忍着,伸手擦擦鼻子,隐着笑意。

“第一次开枪已经很不错了,没事,我慢慢教你。”说着直接就着环着他的姿势教他。

开了几枪后,八爷渐渐适应了,不用副官把着他的手。正好。副官两手环着八爷的腰,头贴着八爷脑后。嗯,真香。

“你别靠这么近,好痒。”八爷转过头,灵动的大眼睛滴溜着转,鼓着腮帮子,抗议。

“我这不是教你呢嘛?”副官一脸无辜。

“你教你手底下的兵都这样?”八爷皱眉问。

副官忽觉头疼,怎么可能?!

——我的傻八爷。

见张副官不说话,八爷还急了,拿着枪对着他。

八爷这赌气的样子,嗯,也挺好看。

副官挑眉,勾着嘴角,笑的狡猾,指指八爷手里的枪,“八爷,枪里已经没子弹了。”

八爷负气把枪放一边,嚷着,“不练了不练了。反正有你和佛爷呢,这长沙能乱到哪去?”

听着这话,副官心里软软的,伸手环住八爷的腰,头抵着八爷肩膀。

“嗯,我自是会保护你的。可我也没办法一直在你身侧,我总怕你遇到坏人受委屈。所以,我的好八爷,你得有个防身的物件,才好让我安心些,不然我那边出着任务再分心想着你的安全,这多危险啊,是不是?”说着,蹭蹭八爷肩头。

八爷心里一软,投降了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学还不行嘛?”怕了他了。“快让开,一身臭汗。”

“好,好。”副官举手,投降状。眯着眼睛审视着八爷认真的装子弹,蹙眉瞄准,射击。妃色长衫下,不够强壮的肩头,直挺的背。又回想刚才环着的腰,有点细弱,不知道自己用力环下去会不会折断。

几枪下来,虽准头差点,但也有模有样。

张副官笑着拍手,“八爷这脑子就是聪明,学东西就是快。再练练都赶上我们营里的突击队员了。”

虽然明知道是恭维话,但八爷听了也还是开心的挑眉,露着小虎牙,表情生动可爱。

一吻印上八爷灵巧的唇。“给你个奖励。”张副官抬眼,桃花眼笑得眯起来。

八爷捂嘴,耳根子绯红。睁着好看的杏眼看着他。


真真可爱。


“我教的这么好,也该有个奖励吧。八爷~”说着舔着个狐狸脸凑过去。

“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,是我自己学的好。”八爷向后退退。

“是是是,八爷聪明,学什么都快。”偷了腥的狐狸见好就收,直起身子,双手交叉,抱着膀子。


张启山和解九在办公室抽烟聊天,见着齐八爷和副官有说有笑走过。

“老八。”佛爷叫住他。

齐八爷回身,走进张启山办公室,见着两人,微笑了一下。

“什么风,把你吹布防营了。”佛爷熄灭手中的烟,抬眼道。

“我这不是闲来无事,来看看你们练兵嘛,别说,佛爷家的兵就是训练有素,个个都这么英勇神武。”拱拱手,笑着露出酒窝。

听着老八的恭维话,张启山一直紧锁的眉头才稍微舒展,勾起嘴角。

“你们要是忙着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看着佛爷和解九两人都阴郁的神情,齐八爷挑了下眉,想要告辞。

“不打扰,八爷向来聪颖,也帮着分析一下战事。”解九拉过齐八爷,按他坐到沙发上。

“南京陷落后,日军一直蠢蠢欲动,怕是也打着长沙这片土地的主意,佛爷前几日也抓了几个日本特务,无奈鬼子也是嘴硬,没套着什么有用的讯息。”解九说着。

说到战争,八爷皱眉,不是他不心系国家安危,只是家里有祖训在,不能从政不许参军。况且,他一个算命的,在偌大的战争旋窝里,他也是无能为力。


在解九说话间。香烟的烟雾久久未散去,缭绕中,张启山一手支着下颚,审视着眼前的人,他微皱着眉头,低垂着眼帘,浓密的睫毛微颤,隐在眼镜片后面的双目明亮如星辰。

张启山自是知道齐铁嘴对战争这档子事从不感兴趣,不光战争,任何带着危险意味的事情,他都不感兴趣,能躲就躲,能避就避。可自己就是喜欢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求着自己,佛爷啊,你就饶了我吧。抖着个肩膀,藏在自己身后讨饶。这是个恶趣味,张启山自己心里清楚。

视线扫过齐铁嘴,停留在站在一旁的张副官身上。站的笔直的张日山,视线一直聚在老八身上,明晃晃的感情,毫不遮掩。

张启山轻笑。自己早已经过了明晃晃的年纪,有些事越放在明面上,越容易被击溃。就像用兵,敌明我暗才更有胜算。

比起,明。

暗,他更适应。

就像暗无天日的集中营,就像阴冷潮湿的墓底。


“佛爷?”齐八爷见张启山支着下颚一直沉默着走神。便唤道,起身走到他办公桌侧。暗暗思忖,看来佛爷确实为这战事烦忧着。

张启山回过神,抬头,挑眉看向齐铁嘴。

窗外的阳光此刻尽数撒在他身上,泛着淡淡的一层金光。一双好看的杏眼晶亮,映着光晕,微笑着看向自己。

张启山突然觉得这笑很温暖,也不自觉勾起一丝浅笑。


久在黑暗深潭中的人,最怕的是什么呢?


是光。


下一章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18)

热度(125)

  1. 月饼!蛋黄莲蓉的!小爷今天摸鱼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八爷好可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