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爷今天摸鱼了吗

Something for nothing。

【主副八/微一八】半支烟(五)

※一定非常OOC,慎入。

※慢热,非常慢热。

※毕竟是同人嘛,和真正历史战争等不符的地方,也请见谅。

※此文中副→←八,一→八。

※欢迎聊天,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一章

1939年8月,战争一触即发。


在之前的大火焚城下,长沙在半年多的时间中一直紧张重建着,恢复了基本公共设施,仍有多处狼藉,断壁残垣比比皆是。

如今的长沙已经不复昔日的繁荣安宁,战争的阴霾笼罩在每个人心中。


齐铁嘴仍是那样,一副现世安好的样子。许是堂口小也没家没业的,在大火下也未损失什么。笑了笑,那呆瓜总笑话自己堂口小,笑话自己家人都没有,现在想想,都是好事啊。能失的都是身外物,既然是身外物就不必挂怀。

不过如今的齐家,连一直陪伴他的小乌龟和画眉鸟都让他放生了,安静的很,真真应了仙人独行喽。

想着摇摇头,给祖师爷上香。


“八爷。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熟悉的声音。

齐八爷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。

“你不在你的布防营忙乎,来这干什么?”八爷好脾气的笑笑,看着他一头汗,应该是着急赶来的。

“你听我说。”说着钳住他的双臂,“我刚接到上面的命令,整军迎战日寇。长沙马上就不太平了,你不能再留在这,至于去哪咱们路上再说,先跟我走。”说着拉起他的手就要向外走。

“等下,你别忙。”说着甩他的手,却没甩开。“你先松手,听我说。”

张副官停住,蹙眉凝视齐八爷。

“我知道快开战了。我不走。”八爷一脸坚定的说。

“八爷...”张副官皱眉,却被齐八爷封住嘴。

“好了,好了,小祖宗,军营里的事还不够你忙的,你快去忙吧,快别担心我了。”说着就要赶人。

“我怎么能不担心啊。”说着把人搂个满怀。“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要急死了。火急火燎的赶来,就是因为担心你啊。”

齐八爷听了他的话觉得心里一暖,伸手搂住他的后背,安慰的拍了拍。

“我不会有事的,别担心。你不知道,我现在枪法练的可厉害了,再练练都快赶上二爷的铁蛋子了,来了鬼子我也不怕。”八爷语气夸张。

张副官想象着八爷此刻的表情就被逗笑了。下巴抵着八爷肩窝,轻声笑着。但是手下的力道却加重了些,八爷不怕,可是他怕。

一旦上了战场,便是九死一生。

——八爷......

“如果......我是说如果,”张副官犹豫着开口,“我能活着从战场回来,八爷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。”心中忐忑,手紧紧的抓着八爷的长衫。

齐八爷愣了一下,微微垂下眼帘。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“没关系,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,不用急着答复我,我可以等。”说着不舍的松开双臂,认真的看着齐八爷。

——只要你不马上拒绝我,就很好了。


看着他一脸无辜又认真的表情,齐八爷觉得有点可爱,捏捏他的脸,道,“行了行了,小祖宗,你一定是偷跑出来的吧,快回去,免得佛爷一会寻不到你该着急了。”

经八爷这么一说,张副官才想到自己确实是听到这个消息就马上来了八爷这,眼下布防营一定一团乱,心下担心。微微皱眉,又马上轻笑,好像平时的自己再谨慎冷静,一旦事情涉及到齐八爷似乎就马上没了章法。想到这,不好意思的低头,压了压帽檐。又嘱咐了几句才匆匆离去。


在一起......八爷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想着他的话,轻声笑笑。

人与人,从陌生到熟悉到偕老,这得需要多大的造化,他不才,仙人独行的命,不好耽误别人,但是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,很多话却又梗在嗓子说不出口。

——只求,你平安就好。


1939年9月,日军集10余万人进攻长沙。


轰炸机在长沙肆意凌虐,警报声彻夜未停。

张启山奉命带兵对抗日军侵华。


流民奔走逃窜,被流弹炸死炸伤无数,痛苦的哀嚎声响彻长沙,凄厉如鬼泣。血腥味混着火药味,弥漫在空气中。

日寇携新式坦克、枪炮,浩浩荡荡进攻长沙。所到之处,生灵涂炭。


张启山带兵殊死抵抗,誓与长沙共存亡,即便流尽最后一滴血,也不让日寇踏进长沙城半步。

轰炸机在上空盘旋,无情的投下一颗颗炸弹。


“佛爷,小心!”张副官眼见一颗炸弹要落在佛爷身边,忙护着他翻身扑到。

巨大的爆炸声在身边响起。耳鸣,眼前一片虚晃。感觉佛爷在摇着自己,却因为耳鸣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张启山忙把他架到一旁的战壕后。

“咳咳......”伴着胸口的绞痛,张副官咳出一口血,疼痛让他清醒了一些。看着佛爷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,忙说,“佛爷,我什么没事...”

“嗯,那就好。”战场上不容张启山有过多的感情,面对强敌,即便是螳臂挡车也好,即便是最后只剩他一人孤军奋战也好,他绝不会犹豫。

子弹从身侧飞过,流弹在四处爆炸,炸毁的飞石砸到他身上,他仍无畏。手枪子弹没了他就干脆扔掉,抄起军刀躲着子弹,手起刀落,日寇便成了他的刀下鬼。

抵住了一批日寇的进攻,却眼见更多的日寇来犯,他深吸一口气,打算今天战死在这也无悔。


却见九门众人赶来。

二月红身轻如燕,施展轻功,踏着断壁,飞身灵巧的绕过日寇攻击,手中刺刀直刺敌人动脉,动作干净利落。

六爷长刀在腕间转动,快速砍向日寇,收刀的同时一个个日寇应声倒地。

五爷人还未到,凶猛的狗先冲了出来,跃起,紧紧咬住敌人脖子......

霍三娘巾帼不让须眉,轻巧的动作狠决的杀戮。

解九躲在暗处,狙击敌人。

张启山看着这一幕,眼底酸涩。


一颗子弹从张启山身后擦过,面前一个日寇倒地。耳边想起熟悉的声音,张启山不可置信的回过头。

“佛爷,我说你怎么能在战场上走神呢,多危险啊。”齐铁嘴持着一把勃朗宁小跑到张启山身侧,无奈的冲着他笑。

“你来干什么?!”紧紧握住齐铁嘴的手腕,怒吼道。

“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啊,佛爷。”说着,露着小虎牙,轻松的笑着。

“胡闹!”看他仍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,张启山气急,“这里是战场,不是菜市场!”

“佛爷,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呢。”说着笑的更开心,一副我当然知道这是战场的表情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八爷!”齐八爷的另一只手腕被张副官紧紧抓住。

八爷疼的直皱眉,这老张家人都是有劲没地方使了是吧。

刚才看到八爷出现的一刻,张日山觉得自己惊的心跳都要停止了。


眼见机关枪向他们的方向扫射,张启山忙拽着二人躲在战壕后。情况危机,也来不及再去多责怪老八,现在当务之急是他的平安。

“副官你保护好老八。”张启山翻身,越过战壕,随着九门众人击杀日寇。


“八爷,你怎么来了?”紧握着他手腕,不松。

“你受伤了?”八爷帮他擦擦嘴角的血渍,关切的问。

“我没事。”拉住他另一只手,仍皱着眉。

“好了,小祖宗,现在可不是跟我置气的时候,你要是真没事,跟我一起想想办法。刚才眼见着鬼子向收容所的方向攻进,我担心那里的小孩们没安全撤离。”八爷好脾气的笑了下,说道。

下一章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唔,终于写到长沙保卫战了,想想有九门各位当家一同杀敌,那场面想起来就很热血。


评论(16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