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爷今天摸鱼了吗

Something for nothing。

【主副八/微一八】半支烟(十七)

※一定非常OOC,慎入。

※慢热,非常慢热。

※此文中副→←八,一→八。

※欢迎聊天,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一章

布防营,会议室。

烟雾缭绕。


兵法,齐铁嘴也看过不少。不过,比起张启山,那都是纸上谈兵。

此刻,他远远看着战略沙盘,安静听着几个军官指指点点,争论不休。


“现在对我军威胁最大的,不是洞庭湖两岸战线太长不好坚守,而是鬼子的曲射武器迫击炮!如果不消灭鬼子的迫击炮,我军在接下来的防御中肯定要吃大亏!从此前鬼子迫击炮的反应速度和射击弹道来看,这个迫击炮阵地一定在这附近,应该马上集兵力,进行突袭。”一个略上年纪的军官指着沙盘,说。

齐铁嘴顺着他的手指,看了看,沙盘的位置。


长沙的龙脉,分陆脉和水脉,水脉贯穿洞庭。

因地理位置之优越,八百里洞庭湖,自古都是兵家的必争之地。

他指的方位为东,坎。


——一轮明月照水中,只见影儿不见踪,愚夫当财下去取,摸来摸去一场空。

属下下卦。

掐指算毕,微皱眉,看向张启山,轻摇头,示意他,不可。


张启山意会,用眼神同他交流。

齐铁嘴捏了一下左手无名指的上端,巽风,东南。


张启山微点头,说:“此前,我已经派兵去侦查过,综合得到的讯息,我猜测应该是在东南,这里。”手指,点着东南位置。


——法音所及,无不蒙福,法力所摄,鲜不归心。佻然巽风,一变至道,所得功德,不自觉知。

是地爻,属上卦。


几位军官交换了眼神。眼下也没更多的主意,平时也颇为信服张启山的用兵之计,便点点头,同意他的看法。


“但前几日,鬼子切断了我军同洞庭那边的联络,恐怕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搭建消息往来才是。”一个穿着像文官的人,掐了烟,说。

“好,事不宜迟,我手底下的二连作为预备队发动佯攻,诱敌开火。再由三连负责消息搭建。”张启山说。


齐铁嘴听着他们聊着军事部署。

突觉鼻下一暖,摸了一下,殷红色映入眼帘。


张启山瞥见他流鼻血,心里一惊,快步走到他身侧,用手给他擦着鼻血。

“老八,你怎么了?”他担忧的问。

“没事没事,秋天上火,我先去处理一下,你们继续。”齐铁嘴笑笑,自己又擦了擦鼻子。

张启山看他鼻血止不住,心急,拉着他的手就向外走,去医务室。


此刻,会议室的几个军官面面相觑。

军事会议,带一个外人旁听,本不合规矩,但见张启山颇为信任那人,便没有异议。这当下,见张启山似乎很宝贝那人,连会议都不管不顾,领着那人就出门,更是疑惑。


“佛爷,我没什么事,你回去吧,我自己去处理一下就好了。”齐铁嘴临出屋,瞟见几个军官的不悦神色,忙说。

张启山皱眉不理会,握着他的手一路走,脚下生风。


在二楼拐角,张启山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张副官。

“佛爷。”张副官忙低头,打招呼。抬头瞥见他身后的八爷一手捂着鼻子,手指溢满了血,另一只手被佛爷紧紧的握着......

“八爷?!你怎么了?”

“你怎么来了,伤还没好呢,瞎得瑟什么。”


张启山夹在这俩人中间,咬咬牙。

松开手。

“照顾好老八。”转身,大步走了。



张副官拧了毛巾帮八爷擦着鼻血。

擦来擦去,毛巾都染红了,这鼻血也没止住。凝眉,心慌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
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儿,齐八爷拽过毛巾,按住鼻子,白了他一眼。环顾四周,躺在沙发上,寻思着,躺着,血就能流回去了。

张副官也坐下,抬起他的头,放到自己腿上。

他醒来后听闻八爷同佛爷一道去了布防营开会,心里疑惑,便过来瞧瞧。

此刻,脑中都是刚才佛爷握着八爷手的画面.....


齐八爷此刻,心里合计着刚才军官们的话,佛爷他们与洞庭湖那带驻兵的联系断了。

人没法联系...人没法......

可,狗可以啊!

灵光一现,忙起身。

起来的太快了,眼冒金星,忙扶住头,低头休息。


“八爷,你怎么了?”见他这样,心里担心的紧。手放他的背上,轻轻摩挲。心里琢磨,八爷虽然看着一副文弱书生样,但平时也没见他病怏怏的。难不成,是此前为了救佛爷回魂后落下什么病根。越想越着急,拧着眉。

齐八爷缓了会,觉得好多了。想着,之前已经因为狗的事得罪过吴老狗一次了,这次,怕是没那么容易了....越想越犯难。


“我现在得去找一下吴老狗,急事。”

“不行,你这血还没止住呢,先休息!”

“十万火急,现在只有吴老狗的狗能帮佛爷了。”


又是佛爷。


张副官皱眉,拽着他的手。

他一手捂住鼻子,一手被他拽着,疑惑的看着他。


“松手。”

“为了佛爷,你连命都不要了吗?”


——这小子,说的哪的话。

刚要发火,可看他双眸如炬,齐八爷内心翻腾。


见八爷不说话,他忽觉心下悲凉,低下头。

难道,佛爷对他真的那么重要。

甚至,比他的命都重要。


齐八爷见他这幅样子,深吸一口气,照着他胸口就狠狠怼了一拳。

“疼吗?”

“......”

“张日山,你他妈是不是傻。”

“.......”

“哎,不跟你啰嗦了,你去开车,送我去吴老狗那。”

他木然的,起身,走在他身后。


他一路,面无表情的开车,不说话。紧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指,显出几分青白。

他一路,安静的按着鼻子,不时转头看向他。心里犹豫,怎么开口。


他脑中,闪过无数画面,佛爷遇袭,八爷不顾安危护着佛爷的。佛爷生病,八爷满世界找法子救佛爷的。佛爷伤重,八爷舍命为佛爷回魂的......

一颗心,直直的坠入冰窟窿。

他脑中,思忖着,这人,叫他呆瓜都抬举他了,哪里是呆,分明是傻。


一直在走神,路前方一个老妇人颤颤巍巍的走着,待反映过来,人已近在咫尺。

一个急刹车。

齐八爷差点撞到挡风玻璃。

稳住身子,一脸怒容的转头看向他。

“你小子怎么开车的!”

他不说话,看着八爷。

齐八爷见那平时冷峻的脸庞上竟生出几分委屈,发火的话到嘴边,硬生生憋了回去,转过头,不看他。

伸出手,拿过八爷手中的毛巾,仔细帮他擦擦脸,鼻血已经不流了,但脸上还残留血迹,看着都让人心疼。


“八爷......你是不是喜欢佛爷......?”犹豫着,还是,问出了口。


——张日山,你是不是真傻?


八爷深吸一口气。

“喜欢个屁!”八爷吼道。此刻,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又懒得理他。

“真的.....?”

“否则呢!?你个呆瓜!”说着,捏着他的脸,不解气,又用了几分力。“佛爷曾救过我的命,而且他可是长沙百姓的父母官,百姓都指着他打胜仗过太平日子呢。再加上,佛爷还是我们九门之首,于情于理于义,我都应该帮他助他,这有什么问题吗?!你想什么呢......”

八爷说的没错,是自己太小心眼了。想到这,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。

他只是,害怕......子弹擦过耳边都没这么心惊过。


“我可等着呢......”


——等着什么?

张副官抬头,疑惑的看向八爷。

“你不是说,等战争结束了了,如果,你活着......”说到‘活着’时,八爷咬了一下牙,“回来时,要与我在一起嘛?”

对,他说过!他当然不会忘记!

那么,八爷是...什么意思?

等着自己......在一起.......

在一起?

在一起!


扑向八爷,紧紧的搂住他!

他在心中快速的感谢了所有知道的不知道的神仙。

心里欢喜的直发颤。


“八爷......你同意了,对吗?愿意和我在一起?不后悔?!”

八爷被他紧箍在怀里,呼吸都困难。没好气的对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对对对,是是是,你赶紧松手,骨头都快被你勒断了!”

不松,万一他反悔了呢。

想着,下巴抵着他肩头,蹭着,咧着嘴角,一脸傻笑。

“小祖宗,这在外头呢,你能不能收敛点......?”八爷瞥见车外来往的行人,无奈,笑笑,说着。

他笑着,缓缓松开手,目光仍紧紧盯着八爷。

他笑的,荣光粲然,直晃心神。

八爷看着,耳根子泛红,然后微垂眼帘,跟着,也笑了。

八爷笑的真好看,浅浅的酒窝,可爱的虎牙。

只要他笑一笑,世界都被点亮了。


“八爷,你刚才打我的那一拳,还挺大劲的,现在都疼着呢,你得帮我揉揉。”说着,拉起八爷的手,放自己胸口上。

齐八爷狠狠白了他一眼,手却听话的帮他揉了揉,心想,自己手劲真那么大吗,有点自责。

看八爷有点担心的表情,他偷笑。

“到五爷家之前,你就帮我揉着吧。不然,我这一疼,手就不稳。万一车又打滑,咱俩都危险。”说着,踩了一脚油门。

八爷微皱眉,鼓鼓腮帮子,满脸不情愿的表情,可手下还是帮他轻轻揉着。


他的手又轻柔又温暖,张副官嘴角扬起,笑的狡猾极了。


八爷收回觉得他又傻又呆的想法,哪里傻,哪里呆。

分明,狡猾得很!

下一章
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天,用了十七章,才到两情相悦。

我这慢性子,也是没救了,笑。

评论(25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