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爷今天摸鱼了吗

Something for nothing。

【主副八/微一八】半支烟(十八)

※一定非常OOC,慎入。

※慢热,非常慢热。

※此文中副→←八,一→八。

※欢迎聊天,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一章

吴府。

吴老狗端坐在客厅的八仙桌前,一手抱着三寸钉,一手端着白底青花茶杯。一身灰蓝色丝绸马褂,衬得他身姿板正体面。

他瞥见老八白着个脸,唇无血色。心想,可能是天儿冷,冻的。侧身,招招手,让下人去准备八宝茶给他暖暖身子。

张副官站在他身侧,平时冷面的他此刻一脸笑意,视线一直落在老八身上。


齐八爷先是避重就轻,聊了聊天气,聊了聊时局,聊了聊佛爷他们这些当兵的辛苦,这伤还没好利索就要上前线。见吴老狗只是附和着点点头,嘴里是是是的,根本不下套,急了,不想兜圈子了。

“嗐,跟你说实话吧,我要借你的狗一用。”推推眼镜,八爷说。


啪唧。

茶杯被捏碎的声音。


吴老狗睁大眼,瞪向他。

齐八爷笑着,看向他。这茶杯一看便知是元官窑产的孤品,还是挺值钱的,吴老狗真是敞亮。

低头,喝了口八宝茶,别说,还挺好喝。


“合着,觉得我好欺负呢?上次你偷我狗的事儿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这又来打我狗的主意?”吴老狗甩了甩手上的陶瓷碎末,挑了下眉。

“五爷,这是哪儿的话?怎么能叫偷呢,上次不是为了救佛爷家小姨子嘛,救人,那可是正事。”八爷放下茶杯,微笑着。

“得,你又拿佛爷压我。这次又为个什么事,我先听听!”

“这次,巧了,还是佛爷的事。”八爷莞尔一笑。

吴老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撇了眼地上被捏碎的茶杯碎片,心里抖了抖。

“说吧,打算用我的狗干嘛!”不耐烦的皱皱眉。

八爷一笑,心想,早知道把佛爷搬出来这么好使,上次就应该直接点,省了这些个麻烦。看着吴老狗一脸嫌弃样,又笑笑,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。


吴老狗听罢,扶额沉思。

这哪里是要用狗,简直是要他的命。但想想,哎,算了算了,佛爷的忙又不能不帮。

“得,一会我亲自找佛爷安排具体事宜,不劳八爷您费心了。”吴老狗拱拱手,皮笑肉不笑的咧了下嘴。


齐八爷笑笑,起身告辞。

“哎,老八,你等会。”吴老狗转身跟下人说,“去把那八宝茶装好,给八爷带走。”


张副官吃味的看着八爷手里捧着的八宝茶,一脸不削。


“八爷,咱们现在去哪?”

“你回你张府歇着,我回我香堂待着。”


他撇了下嘴,狠狠踩了一脚油门。


齐府。

前脚,齐八爷长腿跨下车。

后脚,张副官也跟着下车。

一前一后,走进香堂。

齐八爷顿住,转身,疑惑的看向他。


“你跟我来干什么?”

“我怎么就不能来,不是答应好好的,跟我在一起吗?”说着,勾起笑。

八爷见他眯着眼笑得很是无赖,心里咯噔一下,心道,怎么就招上他这军痞。刚叹了口气,打算埋怨几句。却见他双手绕过自己腋下,下一秒,自己的双脚凌空,整个被他抱起,举高。

“你、你干嘛?!”八爷被他的举动闹了个大红脸。

他老早就想这么试试了,这样抱抱八爷,现在,如愿以偿,开心的很。

“抱抱你。”说着,把人又举高了一些。

“你当逗猫呢?!”突然又被举高,惊得八爷忙伸手,按住他肩膀,但想到他肩膀上有伤,又放下手,皱着眉,只能干瞪眼,抗议着。

“别说,真挺像猫!”张副官笑出声。

“快把我放下,放下!你这身上还有伤呢,瞎闹什么,伤口再裂开!”


听了这话,张副官轻轻的把八爷放下,脸上仍笑意满满。

八爷定了定了神,捏他的脸。

“没个正形!”

张副官揉揉脸,笑的开心。


“衣服脱了。”

“八爷......你这么放得开啊.....”

“想什么呢!我看看你的伤!”

“哦......”


还好,伤口没裂开,八爷松口气。


“衣服都脱了,要不,直接睡一觉得了。”说着,就去搂八爷肩膀。

八爷心惊,忙推开他,向后退了退,耳根子泛红。

“你想多了,就睡个午觉而已。”说着,狡猾一笑,顺势搂着他,躺下,拉过被子盖过两人肩头。


齐八爷被他搂在怀里,此刻身体僵着,脸热的发烫。

张副官睁着晶亮的眸子紧盯着八爷。

“你还睡不睡了!”八爷抬手,挡住他眼睛,没好气的说。

“八爷,你身子没哪不舒服吧......”想到刚才他流了那么多鼻血,心里担心。

“没有没有!你要是不睡就赶紧滚蛋!”

听了八爷的话,把人搂的更紧,笑着,闭眼。



他先醒了,或者说,他压根就没睡着,心里像有无数的蝴蝶在乱飞。

睁着眼,盯着床架子上的雕花,出神。

能与八爷心意相通自然让他欣喜若狂。可,现在该想的,是今后,是更长远的事。

他突然心生迷茫。才发现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里,似乎从没为自己打算过什么。习惯了服从命令,习惯了随波逐流,唯佛爷的话是从。

这,本来没什么不对。

可如今,他满心想着念着的都是睡在自己身侧的人。

这种细腻的心思,让他觉得困惑。他只懂战场杀敌时的谨慎狠决,只懂墓底淘沙时的艰苦卓绝。骨子里搜来刮去的那丁点乖顺柔情一股脑的都给了八爷,即便如此,仍觉得不够。

思索着,自己还能为他做些什么。

转头看向此刻睡的毫无防备的人,勾起嘴角。凑过去,亲吻他的额头、鼻尖。伸出手,摩挲起他的唇,柔软的触感。

一吻落了上去。


笑了笑,想通了。他要做的,便是许他现世安好,护他一世平安。


无声无息的起身,穿好衣服,回头看了一眼八爷的睡颜,心里仍是甜蜜异常。

转过头,换回平时的冷峻表情。

轻声推开门,离开。



张副官回到布防营不久后,五爷同佛爷商议完毕,抱着三寸钉离开。


张启山点燃一根烟,不紧不慢的抽着,由始至终都没抬头看副官一眼。

他不想承认,此刻自己心里叫嚣着的,鼓动着的情绪,叫,嫉妒。

嫉妒?!

多么陌生的情绪。

他,张启山,竟然会嫉妒。

暗自嘲笑自己,家仇未报,国难当前,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没用的。

心里五味陈杂,掐了烟。

抬头,看向副官。

此刻,张副官冷冽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他这个族弟随着自己出生入死也有十多年了,面相虽嫩,骨子里却果断狠绝,诸事都无需自己多操心,只要吩咐与他便是,着实是得力的助手。

深吸口气,收起情绪。


“伤好些了吗?”

“让佛爷操心了,已经没事了。”他点点头,回答的毕恭毕敬。

“嗯。老八怎么样?”

提到八爷,张副官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亮,神情也随着柔和些许。

“八爷他,应该没什么事了。”随即,恭敬的低头,说着。

张启山所熟知的他,应是对待任何人任何事都没过多的感情,寡言强硬,如幼狼般戾气逼人。

而,此刻他不经意显现的柔情,让张启山觉得分外陌生。

随即,轻笑。

是啊,这幼狼早已屹立山巅,傲视月光。身后,是他要守的,安详。


爱,究竟是什么呢,生死相许?不离不弃?

它那么晦暗,那么青涩,如破土后就遇到风雪阻挡的新芽。

它那么荒唐,那么可笑,似整个世界都只在某人眼中点亮。

它那么无奈,那么卑微,千里祈求寻觅只为一人身影而立。

可,它又那么光芒万丈,那么不容置疑,那么的......让人如痴如醉。


“这里暂时不需要你,回去好好休息,三日后,随我去战场。”

“是。”

下一章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没人觉得五八互动其实很有趣吗?)

挖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啊。

文笔有限,想表达的总是没办法利索的写出来,真是苦恼。

评论(14)

热度(67)